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87版红楼梦剧情介绍(从87版电视剧到原著)
87版红楼梦剧情介绍(从87版电视剧到原著)

《有声有色说红楼:从87版电视剧到原著》,李山、徐德琳、贡方舟、薛宇著,中华书局2020年9月第一版,45.00元

对读者来说,《红楼梦》太伟大,也太熟悉了,以至于它的边边角角都会被注意到,进而被讨论,所以就连研究“红学”的专家、“红迷”们,也不敢轻易说读透了《红楼梦》,更遑论读出新意。

《红楼梦》的伟大在于,它可以是包罗万象、风流文雅的案头清供,也可以是街谈巷议、朴质通俗的饭后谈资。案头流连者常常于一草一木中读出性情人格、文化兴衰,积而为著述讲义;饭后杂谈者往往于一颦一笑里说出儿女情长、世事沧桑,演而为戏剧游戏。著述讲义自不必说,只要上图书馆翻一翻,就会被研究者们的创造力所折服;戏剧游戏中,影响最大、讨论最多者,恐怕要数87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。二者总是相互渗透,却难免在各自的阵地中顾此失彼。如果将二者结合来看,会是怎样一番光景呢?目下这本《有声有色说红楼:从87版电视剧到原著》便是第一部将原著与电视剧对读的书。

我们且看四位作者的身份,便能大致了解此书的特点。四位作者有一流高校的知名教授和在读博士,有重点中学的高级教师,还有出版社的优秀编辑,涵盖文化研究、传播、学习的各个领域,其视角多元而丰富。从87版电视剧切入,以不同文化视角解读,最终落脚原著是这本书最大的特色。

全书以36集电视剧为线索分为36个单元,其中最引人入胜的是“红楼对谈”,对谈的特色在于纲举目张、八面受敌。电视剧为了观众的感受,总是尽力将故事的线条理顺,同时弥合其中的缝隙,因此,我们观剧便往往沉迷于故事,而忽略了其中的情节。“红楼对谈”首先将各集的重要情节拈出,并明确原著书写的重心,如此便纲举目张,让我们在观剧、读书时有了着力点。如将第二十五集《贾二舍偷娶尤二姨》分为“‘八卦’重镇宁国府”“‘猫儿’哲学害死人”“二美走上有窟窿的桥”“吐槽达人兴儿”“也谈诗歌创作”五个部分,这一集所演并非主要人物的故事,因此容易让人看不出

重点来,如是一分,尤氏行为所反映的贾府肮脏,贾府“偷腥”哲学下的恶贯满盈,尤三姐、柳湘莲的人格缺陷,黛玉、宝钗、凤姐的侧面形象,剧中删去的黛玉作《五美吟》的见解意趣便一一呈现,深意迭出。

深入看去,四位著者具体如何读书、看剧呢?读完方知,悉心体悟、旁征博引是他们的功夫。如第四集《探宝钗黛玉半含酸》中,谈到“要薛,还是要林”的问题,李山老师说李嬷嬷拿“老爷今儿在家,提防问你的书”来镇唬宝玉,不让他吃酒,弄得宝玉糟心,意趣顿减,此时黛玉用“比刀子还尖”的话把倚老卖老的李嬷嬷弄走,而宝钗是不会给宝玉解围的。通过这个细节,李山老师指出这时的黛玉没有一点尖酸、刻薄,反而仗义、挺拔,“小小一顿饭,小小一点波澜,其实将大问题、大矛盾引出来了。宝姐姐的肌肤绰约,固可以让宝玉一时间情迷意乱,然而,让情感恒久的却不是什么长得美、好脾气,而是趣味、情意上的相通,以及由此而来的体贴”。小处见

大,没有识人的慧眼和丰富的阅历,是读不出这一层深意的。这一集中,方舟还关注到梨香院里宝黛钗首次日常聚首所吃的“鹅掌鸭信”,方舟不仅将这道菜的做法详细道来,还将席间的美味所勾连出的人物性情一语道破,原来搭配鹅掌鸭信的黄酒,宝钗劝宝玉要温了喝,引得黛玉“怎么他说了你就依,比圣旨还快些”的一顿揶揄。于是这糟卤的鹅掌、鸭舌和黄酒的滋味也就格外绵长。不仅如此,书中信手拈来的民谚时语、诗词曲赋、掌故笑料让对谈充满意趣。如标题“‘见光死’的宝黛爱情”“薛蟠的蠢萌”等时语直言事情真相;李山老师以柳宗元诗“有美不自蔽,安能守孤根”来解释小说家塑造晴雯命运的灵感来源,用看京剧名家童芷苓饰演尤三姐的经历来说演员对电视剧的重要性;薛宇回顾“射覆”的历史用以解释湘云看透宝琴所覆乃“吾不如老圃”的情节。

仅靠精巧的结构和丰美的内容来对读小说和电视剧,《有声有色说红楼》已经足够好看了,但此书并不止步于此,对人性的洞悉和对文化血脉的体认才是整本书得以展开的根基。第七集《大观园试才题对额》中,李山老师讲到电视剧中删减了宝玉“题对额”的部分,没有很好地展现大观园的内涵。本书一一对题额内涵进行了解释,并指出这题额并非表面的诗意盎然而已,而是对以后入住人物命运的暗示。题额是宝玉才性的勃发,重视这一点,才更容易理解宝玉。第十五集《弄唇舌宝玉遭笞挞》中,李山老师谈到电视剧里删掉了原著中“秋爽斋偶结海棠社”“林潇湘魁夺菊花诗”的情节,而这些情节所表现的正是宝玉留恋的诗酒风流的才情,删掉对表现小说的主题而言大打折扣。这可真是“改变即背叛”,也是小说与电视剧这一大众新文艺不可通融的地方。当然,这些并非作者对电视剧的刻意指摘,而是惟有通过比较,才能让不同媒介的表现特长显现出来,也让那些重要而因媒介局限不得不忽略的情节重现水面。

如果我们将眼光放得更远,电视剧版《红楼梦》缩减了情节、改编了结局,并且为大众广泛接受,在数字技术和大众媒体席卷生活的今天,无疑创造了一个《红楼梦》的新“版本”。相信读完此书,你会想重温87版《红楼梦》,也会想再读读《红楼梦》原著。孔夫子说“温故而知新”,在这个黄叶飘飞的季节,说不定在小说家、改编者和讲述者的神思之外,别有天地非人间。(何汉杰)

来源: 中华读书报

合肥和永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