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“可乐男孩”自己按手印接受截肢 称想考大学护肤DIY
“可乐男孩”自己按手印接受截肢 称想考大学护肤DIY


失去了右臂的薛枭正在进行康复治疗。 骆昌威 摄

今天是5月27日,距离“5·12”大地震半个月了。

这次地震造就了许多“名人”,“可乐男孩”薛枭就是其中一个。这位在废墟中被埋了80个小时的17岁男孩,因被获救时的第一句话“我要喝可乐”而名闻天下。在薛枭入院治疗期间,热心人不断到医院探望他,不过对于薛枭来说,地震的创伤可以逐渐淡忘,被截肢的右臂却永远不能接回。他的主治医生说,薛枭是用左手按下了同意手术的指印,当时他没有流泪。昨日(5月26日,下同)薛枭在医院告诉记者:“我还想考大学!”

自己按手印接受右臂截肢

薛枭已经对很多媒体重复过那个悲惨一刻:5月12日下午2时多,薛枭在绵竹汉旺镇东汽中学上课,忽然间地裂山摇、楼房倒塌,东汽中学也不能幸免。

薛枭和许多同学一起被埋在倒塌的教学楼里,许多孩子当场丧命。废墟下存活的同学,大部分陆续失去了生命。薛枭顽强地熬了下来,他坚信的一点是:“肯定有人来救我们的!”

薛枭盼到了营救的队伍,在5月13日上午就有救援人员到达。但这却是一个漫长的等待——救援人员准备救他,却发现营救难度很大。看着营救人员来了又去,薛枭怕了:“叔叔,你们不会不救我了吧?”为了给他信心,救援人员安慰说,一定救他出来,并问如果出来了想干什么。薛枭说:“叔叔,我想要喝可乐,冰冻的。”当这幕被电视镜头传播出去时,全国人民都乐了,这是悲恸中难得的一笑,“可乐男孩”的名称由此而来。

为什么当时最想喝可乐呢?薛枭说被压了80小时又急又渴,就想喝冰冻饮料。他妈妈谭忠燕也笑:“这孩子平时什么饮料都喝,也不是最喜欢可乐。但现在大家来看他都带上一瓶可乐。”记者看到薛枭病床床头摆着两瓶可乐,但医生告诫他不能喝,因为里面含有防腐剂,碳酸饮料也不适合病人。

薛枭被营救出来时是5月15日晚上10时多,他是班上幸运的一个,他们全班45人只有11人幸存。5月16日薛枭被转送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,因右上肢坏死,当天下午必须要做截肢手术。由于联系不上家人,薛枭自己在手术同意书上按下了手印。5月17日母亲谭忠燕闻讯赶到医院时,看到只剩下左手的儿子。儿子没有掉眼泪,他对妈妈说:“我右手保不住了,被救出来时我就知道保不住了。”

“我还要念书,还要考大学”

昨日下午,记者在医院目睹了薛枭经受的系列治疗,过程很痛楚,但他很能忍耐。面对来访者关心的询问,他笑着回答:“没事。”实际上他右臂截肢后伤口一直很痛,夜里很难安眠。薛枭被埋时耳朵进了沙石,这些沙石要掏出来为防以后失聪。掏耳朵时疼极了,还出了血,需要等结疤后再次掏。他的右腿肌肉因为受压,昨天开始理疗。此外他的肺部在被埋时吸入异物,导致他咳嗽不断。母亲谭忠燕又痛心又自豪地说:“这孩子很能吃苦,我相信他一定能挺过去。”

“我现在想的是把伤养好,以后还要念书,还要考大学。”和所有高三学生一样,薛枭没有放弃考大学的目标,他知道东汽中学基本垮了,但相信以后还会重建,或者到其他地方读书。不过他也知道,缺了右手以后生活和工作都很不方便。

“自强不息”这4个字,是母亲谭忠燕对儿子薛枭的赠言。“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难过也没有用,只有往前看。尽管将来可能会有很多帮助,但首先要自己有能力。所以我一定供他读书,学好知识和文化,以后不管干什么,这是基础。”

(责任编辑:江大红)

合肥和永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