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红楼梦中黛玉在贾府后的胜过如何?为何天天以泪洗面?
红楼梦中黛玉在贾府后的胜过如何?为何天天以泪洗面?

黛玉是《红楼梦》中的女主角,十二钗之首。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说到林黛玉,对《红楼梦》一知半解的人,都会认为她是一个娇气而多愁善感、不谙世事的富贵小姐,动不动就哭鼻子博同情。很多人打趣身边娇弱而不能自立的女性,总会来一句:“你也太林黛玉了吧!”

其实这是对黛玉很深的误解。曹翁作《红楼梦》用笔隐晦曲折,若单纯简单从字面上来看,黛玉确实有小性儿、刻薄、娇气、多疑的嫌疑。

但是要知道,黛玉是大家闺秀,并非小家碧玉。而《红楼梦》是一部大悲剧,黛玉之悲隐藏在微小的细节中,她在荣国府的处境和所承受的煎熬,是常人难以想象,甚至是危及名节和性命的。她日日哭泣并非无中生有,而是欲说不能的煎熬。

很多人都说,李少红版《红楼梦》拍得像恐怖片,但其实从某种角度来看,《红楼梦》里的很多情节真的很恐怖,而且和通常恐怖片中超越现实的诡异相比,《红楼梦》里恐怖的是人心的扭曲和阴谋。

而林黛玉一介孤女委身在贾家,其中的艰难和辛酸是难以想象的。尤其是黛玉的存在危及到了以王夫人为首的金玉良缘,其斗争的激烈程度,是读者不能感同身受的:豪门权力的争夺,是你死我活的。

泼脏水:金钏儿名誉受损跳井身亡,黛玉终日面临风刀霜剑

在贾家两府,有很多女性都死于女孩清誉受损,晴雯、金钏儿、秦可卿,无一不是因为“狐媚子”的罪名,最终死于非命。

而实际上,晴雯、金钏儿包括秦可卿,虽然长得有仙柳之质,但却并非是主动勾引男子的女子,尤其晴雯,曹翁交代得很清楚:在怡红院,袭人、秋纹都和宝玉有云雨之事,但晴雯虽心里明知贾母将来要把自己放在宝玉屋里做姨娘,但在过明路之前,她和宝玉保持了非常纯洁的关系。

宝玉拉晴雯近前说话,晴雯一句:“拉拉扯扯做什么?教人看见像什么?”宝玉提出要同晴雯一同洗澡,晴雯马上摇手:“罢,罢!我不敢惹爷。”

金钏儿也是一样,面对宝玉又是摘耳环,又是递香雪润津丹的挑逗,金钏儿拒绝“你忙什么!‘金盏子掉在井里头,有你的只是有你的’。”

按说,在贾家后宅里,如袭人、秋纹等一样的丫头想上位,和少爷有愈矩之事非常普遍,但反而是袭人、秋纹等落得一个贤良的名声。而如晴雯、金钏儿等,却被以“狐媚子”、“死娼妇”的名义撵出了荣国府。

晴雯临死前对宝玉抱冤屈:“只是一件,我死了也不甘心的!我虽生得比别人略好些,并没有私情蜜意勾引你怎样,如何一口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?我太不服!”

晴雯的死,与其说是因为生病,不如说是被王夫人泼了脏水,死于诬陷和悠悠之口。

俗话说:人言可畏,舌头根下压死人,晴雯是死于女孩清誉被毁,金钏儿也是死于没脸见人:“这会子撵出去,我还见人不见人呢?”

最终,金钏儿被撵出去后,整天哭天哭地,但是金钏儿因这种名声被撵了出来,家里人对她也是爱答不理,最终金钏儿跳井,死在了荣国府东南角的井里头。

晴雯、金钏儿因为名誉受损而死,黛玉在荣国府的每一天,其实也在遭受着这样的威胁。

第34回,袭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向王夫人告密说,黛玉和宝玉在一起,难保有不才之事。

王夫人在撵晴雯时,说有个水蛇腰、削肩膀的丫头,眉眼有些像林妹妹的丫头,我很看不惯她那狂样子。

王夫人不方便直接骂黛玉,便借晴雯骂黛玉“狂样子”,这还不算,王夫人对黛玉必欲撵之而后快,也借晴雯发泄出来:“去!站在这里,我看不上这浪样儿!”

有贾母在,王夫人不敢真的直接撵黛玉,但后来贾母去世,晴雯的下场就是黛玉下场的预演。

试想,舅母王夫人的势力在荣国府盘根错节,王夫人对黛玉的污蔑,底下必定会有一帮人对黛玉不怀好意,在这样的压力下,黛玉一介弱女子,除了哭还能怎样?金钏儿一个丫头都受不了的流言蜚语,黛玉一直在承受。

试想,古代女子贞洁和名誉比性命珍贵,王夫人及她的跟随者诋毁一个未出阁的女子,黛玉除了哭泣还能怎样?

寄人篱下:千金小姐吃不上二两燕窝粥,贾府的阳奉阴违多恶毒

林黛玉孤身到贾家生活,虽然有贾母撑腰,但贾母毕竟是年老之人,随着年龄的增长日薄西山。

并且,贾母虽然尊贵,但是她年龄大了,已不再具体管事,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,贾母的宠爱,并不能保证黛玉的生存无忧。

而与此同时,王夫人对黛玉并不友好,相反,因为王夫人和贾母的权力之争,王夫人对黛玉可以说是恨之入骨。虽说表面上碍于情面不好怎样,但背地里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却没少说黛玉的是非,不然也不会有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和黛玉的宫花之争了。

45回黛玉生病吃燕窝,黛玉就说了:“这会子我又兴出新文来,熬什么燕窝粥,老太太、太太、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,那些底下的老婆子、丫头们,未免不嫌我太多事。”

黛玉在贾家时时刻刻有“不是正经主子”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并非是黛玉多心多疑,而是确确实实确有其事。

堂堂国公府的千金小姐,老祖宗心尖上的黛玉竟然吃不上二两燕窝,这说出去别人未必信,但却是真实存在的。

实际上,关于黛玉的花销问题,不仅是底下人嫌弃她多事,王夫人早已不耐烦起来了。

在第28回,黛玉好好地吃着贾母安排的王太医的药,王夫人却突然换成了鲍太医的药,当宝玉说有一种药只要360两银子就可根治黛玉的病时,王夫人丝毫不考虑,上来就是一句:“放屁,什么药就这么贵了?”

那么,王夫人为何给黛玉换药?无非是因为嫌弃王太医的药花销大,这就难怪黛玉对宝钗说的:“每年犯这个病也没什么要紧的去处,请大夫、熬药、人参、肉桂,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。”

而人参在红楼梦里出现过多次,是非常名贵的药材,王夫人等都很看重,自然很费钱,而王太医一直给黛玉吃的药里就有人参。王夫人给黛玉随便换药,连药名都不知道,就敢给她吃,这份不珍惜让人心寒,嫌弃之情彰然若揭。

试想,在这样的环境中,黛玉的伤春悲秋,不正常吗?

金玉良缘的权力之争:一心为情的黛玉被裹挟进漩涡中心

黛玉在贾家处境艰难,很大原因是因为她和宝玉的爱情,致使她处于金玉良缘和木石前盟的权力之争中,而且是风暴中心。

而金玉良缘之争的激烈程度,很多读者都低估了,以为只是宝玉婚姻人选之争。

而实际上,因为宝玉在荣国府地位的特殊性,他的婚姻人选之争,是贾母和王夫人的婆媳之争,是荣国府后宅的权力之争,更是贾家和王家谁能掌控荣国府的权力之争,它涉及的人是很多的,它涉及的利益是非常巨大的。

从黛玉哭泣的频率来看,时间越往后推移,黛玉哭泣的频率越频繁,为何?这实际上是贾母在荣国府话语权越来越低,王夫人及王家人团体在荣国府越来越得势造成的。

贾母的权威随着她年龄增长,就如她保存的人参一样年头长了,成了朽糟烂木,没了性力。

试想,贾母尚在时,家里仆人主子就多嫌黛玉,处处使绊子,给脸子,贾母仙去后,谁还会为黛玉这个孤女遮风挡雨?这样的黛玉,除了无奈哭泣,还能怎么办?

合肥和永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-